炙热的秋天

炙热的爱恋~

热水煲

蔡澜:

讲起热水壶,欧洲的旅馆是不大供应的,美国的更没有这种服务。 
好像只有在东方,热水煲才很流行。没有电器化的时代,也摆两个原始产品,上面是花花绿绿地印着一个红双喜。 
自从日本的酒店里装了一个电动水煲之后,东南亚受影响,大陆的酒店也跟着装,一按掣就有热水流出来。 
我的习惯是每到一处,先沏杯又浓又香的普洱,再多美食也能消滞,没有这杯普洱就好像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 
这次在欧洲的酒店没有热水煲,只有叫服务生拿来,小费比咖啡汽水贵,但也值得。只是打电话麻烦人家,始终觉得不方便。

很后悔没有带那管电动发热器,它的设计简单,一个插头,一管弯弯曲曲的铁条,插了电放进冷水杯中,一下子就滚了。 
煲滚水是为了沏茶。我不明白为甚么有人只喜欢喝滚水?滚水有甚么好喝?温温吞吞的更是令人讨厌。每次喝到温水就想起吃药,吃药是人生辛苦的时候才干的事。想起来已经不愉快,怎么会碰温水滚水呢。 
在欧洲,如果你向餐厅侍者要一杯滚水,这小厮一定用疑问的眼光看你,问你要不要来一个茶包? 
喝滚水的人多数是怕茶或咖啡的刺激。矿泉水蒸馏水又怕所谓的太凉,喝多了晚上会咳嗽,所以只有选择滚水或温水。这种人当然连酒也不会去碰,不是很有趣的人物,凡遇到喝滚水温水的人,避开为妙。 
电器滚水煲的确好用,我最喜欢那个又肥又矮的,煲起来很快滚,从前拍戏,有个道具工很爱煮食,到了酒店把一只鸡塞进热水煲中炖鸡汤,好心地拿一碗给我喝,还是给我骂了一顿。


评论

热度(70)

  1. 炙热的秋天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© 炙热的秋天 | Powered by LOFTER